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我爱游

大学里的游戏制作人:毕业前为了自我表达,毕

2018-07-11 16:51编辑:gdxmjs.com人气:


公示现场(中传2014级游戏系毕设展)

这两日,来小礼堂参观的人一波接一波,众多社会人士以批判的眼光试玩了这些游戏,露出会心一笑。游戏制作成员为减轻量刑,主动向各界人士提供游戏讲解、引导方面的服务。

由于会场没有空调,空气中弥漫着汗味儿和喘息声,角落处不时传来低语,“做游戏死路一条。”

据《定福庄日报法制版》报道,5月27日,经朝阳群众举报,办案人员迅速出击,捣毁了一游戏制作窝点,共缴获毕业设计16件,联合创作14件。





《法治掉线》栏目组第一时间记录下了该窝点被捣毁的全过程。监控录像显示,该团伙经常通宵作案,其藏匿窝点内,小帐篷、行军床、日常用品一应俱全。一位线人表示,有女头目甚至囤积化妆品、面膜,为了赶工足不出户。

由于众人皆在睡梦之中,当天的抓捕异常顺利,唯有一位连夜修改bug的男子仍有意识,一边吹着酒瓶子,一边呢喃,“人间不值得。”



大学里的游戏制作人:毕业前为了自我表达,毕



而据办案人员介绍,此次公示完毕后,该团伙中有50多人将被送到社会服刑,近70人缓期一年执行。

这个游戏制作团伙到底什么背景?明知“做游戏死路一条”为何还要铤而走险?他们未来还会做游戏吗?近日,刺猬公社(ID:ciweigongshe)来到位于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202室的游戏制作窝点,听部分被“软禁”于此的团伙成员诉说他们的“铁窗泪。”

“发际线又高了,我真的快累死了!”唐德浩用手使劲抓了抓头发,直接瘫在椅子靠背上,一副身体被掏空的样子。

毕设的bug还没处理完,毕设展的宣发文案还在制作中,唐德浩指了指一旁的行军床,“我已经在这里呆了1个月了。”

在202室,人人都在吐槽“做游戏死路一条”,唐德浩也不例外。不同的是,唐德浩原本有别的路可以走。

大一的时候,唐德浩还在工学院就读,如果不出意外,妥妥地成为一名“码农”。但他用一年的时间想明白了一件事情:做游戏“钱景”更好



大学里的游戏制作人:毕业前为了自我表达,毕



《熔核》制作团队:唐德浩、徐铖琛、李星月

于是大二时,唐德浩立马选择转专业。在面试环节,面对三名游戏系老师,唐德浩语出惊人,“我一点儿也不喜欢游戏,我就是想赚钱。”大概是老师欣赏他的诚实,他如愿以偿。

如果回到4年前,唐德浩打死也不相信自己的决定。

唐德浩来自山东省一个小县城,县城里人气最旺的地方是个小网吧,那是不爱学习的孩子们的天堂。正所谓玩物丧志,唐德浩打小就对游戏嗤之以鼻。他拼了命地学,最终从高考大省脱颖而出,考上了中国传媒大学

唐德浩是冲着“传媒”两个字来的,时至今日,他还心心念念当初的新闻理想。大一的时候他进入校媒工作,最辉煌的时刻是独立完成了一本校刊。那次,他撰稿、美编一肩挑,还采访到了不少名人。



大学里的游戏制作人:毕业前为了自我表达,毕



《熔核》角色变身图

“那你怎么没转去学新闻呢?”刺猬君很好奇。“做媒体太穷了。”唐德浩的回答字字扎心。

秉承着一切朝“钱”看的理念,唐德浩来到游戏系,和曾经深恶痛绝的游戏结下了一段孽缘。

其实游戏系只是俗称,它的学名叫做数字媒体艺术,分为游戏技术和游戏艺术两个方向。高考上来的学生属于游戏技术方向(简称游技班);艺考上来的学生是游戏艺术方向(简称游艺班)。

虽然分为两个班,但他们的合作从大一就开始了,毕竟一款好玩的游戏,好看的画面、有趣的玩法缺一不可。唐德浩虽然是半路出家,但他和自己的好基友——游艺班班长徐铖琛从大一就在校媒有过合作,此后大大小小的游戏作品也都由二人合作完成。



大学里的游戏制作人:毕业前为了自我表达,毕



《熔核》角色齐步走

“我们不同于其他专业,别人是交论文,我们是交作品。”唐德浩粗略地估算了下,不算选修课,一名游戏系的学生大学四年至少要参与10款游戏的制作。

而像唐德浩和徐铖琛这样,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是非常难得的。做游戏没那么简单,歌词写得好,“相爱没有那么容易,每个人有他的脾气。”

(来源:长坊新闻网)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已推荐
0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www.gdxmjs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